中药"出门难" 专家建议多元推进中药出口

2014-10-16 13:48:29 admin 15

   由国家中药现代化(上海)创新中心主办的“2014(第三届)创新中药及植物药国际高峰论坛”于9月18~19日在江西南昌举办。论坛以“创新、发展、应用”为主题,为中药与植物药产业链各个环节的企业与相关单位之间构筑起创新、技术、市场、应用等领域互换信息、互动合作的交流平台。

    论坛上,来自全国多家科研院所、医院,以及国内外医药企业的中药专家,展开院(医药学院院长)总(药企老总)互动和院长(中医院院长)对话,就创新中药与植物药的现代化、产业化、国际化进程展开研讨,分析中药“出门难”的原因,总结已有的成功探索经验,指出中药探路海外的方向。

复方制剂带领中药走出国门

中药为何难以走出国门?中国工程院院士、中药及天然药物化学专家姚新生分析,中西方对于药品理念存在差异是导致该现象的首要原因。“西方很多国家过去只承认单一化合物作为药品应用,强调药物作用靶标明确,讲求‘药到病除’‘立竿见影’。”

其次,中药防治疾病的作用物质基础和作用机理缺乏科学有效的研究,也制约了中药迈出国门的脚步。在人们更为关注药品临床功效及安全保障的今天,传统中药产品在这些方面的工作多停留在经验医学的观察阶段,也缺乏按照现代循证医学原则提供的临床试验依据。

此外,现有质量控制方法难以确保中药产品能达到现代药物应有的“安全、有效、稳定、可控”的质量要求。“部分用作质量评价的化学指标,与药物功效或毒副作用之间的‘量-效关系’‘量-毒关系’等缺乏研究,质量监控标准难确保功效和安全保障的普遍适用性。”姚新生说。

“中药方剂反应中国传统医药分化的精髓和特色,中药的功效及安全性更多体现在整合后的中药方剂中。”为此,姚新生建议,以中药复方制剂为契机,使其标准化、规范化,将利于中药走出国门。

确认方剂产品临床功效及安全保障的普遍适用性,对于中药复方制剂研究尤为重要。“首先优选那些已经批准生产、销售,临床反映效果好、市售前景看好的重大品种,最好选择西医药缺乏治疗方法,而中医药有独特疗效的病种。”姚新生说,除了探究中药产品作用物质基础和作用机理外,还应对生产全程质量标准、监测方法,特别是质量监控指标选择、测定方法及不良反应监测等方面加强研究投入,才能助推中药走出国门。

开展国际合作是必由之路

中国中医科学院西苑医院副院长、实验研究中心主任刘建勋带领的团队针对血管性痴呆,同澳大利亚开展合作,研制成功了“塞络通胶囊”。该药不仅获得了我国药品临床批件,还获得了美国、日本、澳大利亚、俄罗斯、德国、加拿大及韩国等国家授权的专利与合作协定,并在国内外同时开展相应临床研究,争取完成国际新药注册,成为治疗药物进入国际市场。

对于获得的经验,刘建勋总结,明确中医药优势,选择优势病种开展研发是中药迈出国门的重要途径之一。“目前西药治疗血管性痴呆采用的药物,副作用较大,价格昂贵,且治疗靶点单一,仅能达到短期改善症状的目的。而中医药在治疗血管性痴呆等疾病方面具有潜在优势,研发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中药新药很有必要。”

刘建勋说,如何用现代语言解释中医,对于开展合作、获得更多国家对于中药的认可,尤为重要。“中西医对于疾病的认知角度不同,从而产生了理念和方法上的差异,而他们在本质上是殊途同归的。尝试搭建二者沟通、对话的桥梁,将带来更大的改变。”

除了“走出去”,更要“引进来”。数据显示,全世界有180多家公司和40多家研究机构正在探索天然药物的新药开发。外国企业在中国申请的中药专利高达1万多项。

法国第二大独立制药集团皮尔法伯集团,很早就将眼光投向了植物成分研究。从夹竹桃科植物长春花中提取的长春碱,经进一步合成,开发的抗肿瘤药物长春瑞滨和长春氟宁,已经成为临床使用的主流抗癌药物之一。

皮尔法伯集团于1961年就推出了首个植物药(CYCLO3),如今它每年在其医药及护肤产品中使用的植物超过200种,与植物有关的产品约占其总营业额的40%。

“目前,公司在中国寻求企业、高等院校、科研院所等各类合作伙伴,力求在抗肿瘤、精神神经疾病、皮肤病等领域,开展广泛合作。” 该集团在中国的采购与研发合作负责人姜爱艳介绍道。

国内很多从事天然药物研发、生产的企业也在不断探索谋求海外合作。成都普瑞法科技开发有限公司除了与国内科研院所联合进行中药标准及新药研究、供应研发产品,更把重点目标放在了国际市场。

总经理谢海峰介绍,公司与美国药典委员会、欧洲药典委员会在草药质量标准和标准品研究及提供方面建立了良好的合作关系。普瑞法的产品更是行销到世界40多个国家和地区。和雀巢,联合利华,可口可乐等国际公司有着长期稳定的合作。

主导建立国际标准

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中医科学院院长张伯礼表示,中药未来发展,应“从标准入手”,并着眼于主导建立国际标准。

“在坚守传统的同时,利用现代科技,为我所用。借助先进的仪器、手段,用科学的语言,向更多的人介绍中医药。”张伯礼认为,首先要解决的是如何借助现代科技手段,用现代语言解读中药的科学内涵,这是中药现代化研究的重要内容之一。

其次,建立标准过程中应遵照国际标准的一般规则。“从中药材的基源、产地等方面研究中药,并对于不同基源的药用植物,进行化学分析、药效评价,以更严谨的方式构建国际认可的标准。”

最后,张伯礼认为,开展国内外合作研究也非常重要。但他提醒,必须注重“先国内,后国外”的原则。先做好国内标准,以其为基础,通过提升形成国际标准。

张伯礼透露,国家重大新药专项目前支持了一批中药国际化、标准化项目,包括美国FDA注册,欧盟注册,及药材标准的研究,现代中药国际化评价等,取得了重要进展,下一步还将继续支持该方向的研究。

作为国家中药现代化科技产业行动计划的基地内容,2000年4月,国家中药现代化(上海)创新中心获科技部批准、授牌。国家中药现代化创新中心、上海中药创新研究中心主任杨子荣介绍,上海中药创新研究中心是国家生物医药基地重点建设的“一所六中心”之一,是国家生物医药基地重点建设的国家级专业孵化器,也是国家国际科技合作基地。

“中药发展应更多地将现代理念、技术手段融入研究开发中,在秉持传统理念基础上再创新突破。”杨子荣认为或许可“两条腿”走路,一条是走传统中药复杂成分的优化创新之路,另一条则是走传统中药核心活性结构的优化改造之路。 目前,国家中药现代化(上海)创新中心与国外多家知名院校、跨国企业建立了合作关系,为创建集科研开发、技术服务、信息交流、风险投资于一体的大型中药现代化研发实体做铺垫。